返回

番外 私相授受(丘寧夫婦)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進書架
    番外 私相授受(丘寧夫婦) (第1/3頁)

    馮安寧總是覺得自己很怕沈丘。

    說起來很奇怪,她是馮府的千金大小姐,自小驕縱挑剔慣了,馮老爺和富夫人寵著她,家中上上下下的兄弟姐妹也讓著她,便讓她長成了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驕傲性子。

    不過卻有兩個人除外。

    一個是沈妙。馮安寧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和沈妙玩在一起的,有著蠢笨粗野之名的沈妙,不知不覺不再如從前一般做出一些可笑的舉動,而且因為大家一起在廣文堂學習功課,和沈妙坐的又是一張桌子,馮安寧漸漸察覺到沈妙甚至稱得上有些聰明。

    年少的時候,總是崇拜些比自己看著要高深莫測的人,更何況沈妙因為之前的粗野,和之后的端莊,判若兩人,這種差別就顯得更加明顯起來。

    馮安寧不由自主的就想和沈妙玩兒,廣文堂其他的官家小姐她瞧不上眼,偏對沈妙青睞有加。沈妙既不捧著她,也不巴結她,對她可有可無的模樣,馮安寧反倒覺得沈妙比那些個時常跟在她身后說漂亮話兒的小姐來的真實。

    馮安寧覺得自己也聽有病。

    沈妙這茬不提,第二個不會讓著她的人卻是沈丘。

    說起來,沈丘這人無論在長輩還是在晚輩中,名聲都是極好。即便有這么個聲名狼藉的妹妹,也絲毫沒有影響他的好名聲。

    馮安寧從前也曾見過沈丘一兩回,只覺得是個英俊青年,瞧著和煦如陽光,十分好說話的模樣。

    可是后來她與沈妙漸漸熟絡起來,連帶著近距離接近沈丘幾次,卻覺得莫名有些懼怕沈丘。

    一來沈丘沒有如同那些貴家公子哥兒對她禮讓有加,或許是沈丘本就是武將出身,性子粗獷不夠細致,可是二來,他待馮安寧便如路人一般,并未因著馮安寧是沈妙好友就要格外高看一眼。

    這對于心高氣傲的馮安寧來說是不能忍受的。

    可是每當她想要發脾氣的時候,瞧著沈丘目光犀利喝著手下士兵的時候,卻又莫名其妙的卻步了。

    馮安寧自己也不明白,若說臨安侯府的謝景行是定京的男霸王,她至少也能稱得上是個女霸王吧。她什么都不放在眼里,怎么偏生就對這對兄妹無可奈何呢?

    馮家大哥就罵她,只曉得在窩里橫。

    馮安寧悻悻然,每次都說下回見到沈丘,一定要趾高氣昂,可是等真的見到了,卻又是縮著脖子,低眉順眼的走過去。

    就連沈妙的表姐羅潭都覺出部隊來,說:“怎么安寧每次來沈宅,都要比往日安靜一些呢?”

    沈妙就似笑非笑道:“倒不如說,見著我大哥要安靜些?!?br />
    馮安寧惱羞成怒:“胡說什么呢?我想安靜就安靜,還須得人同意不成?”

    羅潭就沖著馮安寧身后喊:“丘表哥,你怎么突然來了?”

    馮安寧身子頓時一僵,拔腿就想跑。就見羅潭指著她樂不可支:“小表妹說的是真的,難道馮家大小姐最怕的竟然是丘表哥么?”

    馮安寧憤而起身,發誓再也不同羅潭說話了。

    ……

    倒是后面的事情有些出乎馮安寧的意料,她同沈妙出去,因為自己的疏忽,反而讓沈妙落入賊人手中。馮安寧的心中自然是自責不已,而沈丘的態度更讓她心驚膽顫。

    沈丘毫不留情的表達了對她的質問。

    沈妙失蹤,馮安寧心中難受,不知是誰把沈丘怒斥馮安寧的話告訴了馮家兄長。幾位兄長心疼妹妹,紛紛道:“那沈家大哥也實在太過分了,事已至此,先去搜尋沈家小姐方是正事。怎么還與你個小姑娘計較,你不也很自責了,怎能雪上加霜?”

    “不是的?!瘪T安寧捂著臉道:“他說得對,本來就是我的錯?!?br />
    她心里一邊擔憂著沈妙,一邊又有些自厭,覺得自己很是討厭,沈丘定然也很討厭自己的。

    所幸的是沈妙活著回來了,也未出什么事??墒邱T安寧卻再也不敢踏足沈府,倒不是別的,只是覺得很是羞慚,若不是自己,也不會令沈妙吃這樣的苦頭。雖然結果是好的,但過程卻也不是胡編。

    她其實很想去沈宅,見沈妙,同羅潭拌嘴,或是看看沈丘也好,也是也只得自己按捺著。即便羅潭給她下帖子,馮安寧都是回絕了。

    她性子驕縱,旁人看著是不懂事,其實最是倔強。她低不下來頭,也做不到若無其事,干脆這樣懲罰著自己。

    誰知道沈妙的親事竟然出了這么大的差錯呢?

    馮安寧聽起自己父兄說起朝堂一些事情的時候,知道沈家是眾矢之的,誰取了沈妙,對沈家來說都不是一件好事,沈妙就更是了。自己的親事都成了權謀的犧牲品,沈妙又能怎么辦?

    馮安寧想到了自家大哥。

    馮子賢性情溫和,眉目端正,重要的是馮安寧了解自己的大哥,絕對是正人君子。比嫁給太子之流實在是好多了,便說動了大哥去沈府提親。

    馮子賢起先是愕然的,可他也的確聽馮安寧說起過沈妙的不少事情。覺得馮安寧雖然驕縱,可這樣的人沒什么心眼兒,被馮安寧覺得不錯的人,至少不會是奸猾之輩。

    馮子賢答應了馮安寧去沈府瞧一瞧,不過最后卻是被沈妙拒絕了。

    盡管如此,馮安寧和沈宅的關系還是因此而緩和了一些。因為她在回府的路上遇著了沈丘,沈丘應該已經知道了

    ,沈丘應該已經知道了馮子賢來府上的事,瞧了她一眼,對她道了一聲謝謝。

    只一聲謝謝,便讓馮安寧有些激動地輾轉反側了。

    馮安寧的貼身侍女小心翼翼的問她:“姑娘對沈家大少爺如此看重,為他喜為他憂……可是……可是傾心沈家大少爺?”

    “你胡說什么?”馮安寧本能的反問,柳眉倒豎,好似被踩了尾巴的貓。

    侍女嚇了一跳,連忙跪下身來,道:“奴婢胡言亂語,還望姑娘饒奴婢一回?!?br />
    半晌卻沒聽到馮安寧的回答。侍女心中正是七上八下不安的時候,只聽得頭上傳來一聲:“罷了,你起來吧?!?br />
    馮安寧對著鏡子,咬了咬唇。

    有些事情不承認,不說破,不代表就沒有發生過。連自己的貼身侍女都能看清楚的事,馮安寧想,大約她自己表現的應當很是明顯了吧。至少沒瞞過貼身侍女,就更不可能瞞得過沈妙的眼睛了。

    沈妙知道自己的心思,會不會告訴沈丘……那沈丘是否知道?

    馮安寧有些煩躁的看向鏡子。

    鏡子里的姑娘生了一張嬌美的臉,大眼俏鼻,唇角微翹,就顯得有幾分大小姐的氣性兒來。

    她天不怕地不怕,獨獨怕沈家兩兄妹。沈妙就不說了,到底只是因為沈妙總是有些神秘,那沈丘好端端的,眾人眼中最好說話又親切,性子磊落不計較的好人,她在怕什么?

    她怕的其實不是沈丘,只是自己,在沈丘眼中或許驕縱胡鬧,是非不分,什么都不會的自己。

    戀慕一個人的時候,總是在心里反反復復的審視自己,做的哪一點不好,若是對方優秀的很,便是要懷疑自己三分,是否配不上對方。你小心翼翼的想在他面前表現出最好的一面,努力做事,但還是忍不住心里七上八下,懸而未決,就怕自己哪里出了錯。

    偏偏越是緊張越是出錯,越是如此就越是在對方面前出丑。沈丘因沈妙的事情怒斥她,她怕對方厭惡而難過,沈丘對她道謝,她就能立馬高興起來。為其高興為其憂心,馮安寧都能想到那門外頭的戲班子里花魁翹著蘭花指的唱詞。

    “相思墳上種一株彤彤紅豆,豆熟掉進心尖尖,問一句汝可知?”

    這唱詞也忒俗氣,馮安寧卻覺得說的是很對的,簡直像是把她的心事全都唱出來了一般。

    可是她又覺得自己大抵是無望的,因著沈丘實在是看不出來待她有什么特別。馮安寧又黯然又無趣,覺得獨自一人唱戲也索然無味。

    偏偏沈妙還在這時候出嫁了,嫁到了千里之外的大涼。

    這不僅僅意味著從此之后定京要少一個朋友,更意味著她也不能再有理由去沈宅,動自己隱秘的小心思來。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存書簽
法国剧丝袜情版H级在线电影_野花社区在线观看高清_精品视频在线观看免费_狼群视频在线观看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