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番外 千萬可能(神經夫婦)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進書架
    番外 千萬可能(神經夫婦) (第1/3頁)

    沈妙醒來的事情,幾乎要讓舉朝震驚了。

    一日一日睡下去的人,怎么看著都沒有再醒來的兆頭。誰人都不報希望的時候,

    誰知道偏偏在這個時候,謝景行帶著兩個娃出去踏青一趟,沈妙就自己醒過來了。二人回宮的時候,差點驚掉了宮中人的一眾大牙。

    沈信夫婦并著沈丘出來,見著沈妙好端端的站在面前,羅雪雁當即就抱著沈妙大哭起來。沈信和沈丘呆了許久,雖然未如羅雪雁那般情緒外露,卻也忍不住紅了眼眶。

    羅潭拍著手去摸沈妙的頭發,道:“這是真的吧?我不是眼花了吧?高陽你掐一掐我,看是不是真的?”

    高陽不在,卻是忙著去請高湛去了。

    高湛來了以后,替沈妙把脈,把玩脈后嘖嘖稱奇,道:“皇后娘娘脈象平穩,已然無事了?!?br />
    眾人全都長舒一口氣。

    沈家眾人在當初謝景行登基不久之后也到了大涼,得知沈妙長睡不醒后皆是無法接受。非要帶著沈妙尋遍世間名義,又想著謝景行不可能讓一個昏睡不醒的人做皇后,便是做皇后,日后人心易變,指不定又收了一后宮的女人,沈信便一定要帶走沈妙。

    偏謝景行怎么都不肯,也曾跪下來求沈信,最后更是拿墨羽軍來威脅,險些和沈信兵戎相見。

    還是羅潭和羅雪雁來勸,又提起初一和十五。沈信沒辦法,卻也怕有人趁著沈妙未曾醒來使絆子,給沈妙委屈受。干脆把沈家軍和羅家軍都交給羅凌那頭管著,自己一家子長期駐扎在宮里??粗蛎钜悦獬鍪?。

    這其實是有些違背禮法的,不過謝景行卻樂見其成,有人陪著沈妙說話,也是好的。而這大半年來,沈信一家也親眼見著謝景行待沈妙與從前一般無二,欷歔的同時便漸漸放下心來。

    說起這些的時候,沈妙心中亦是百感交集。未曾想一覺醒來,便能見著自己的親人。眾人各自安好,一片平和,已經是她不敢想象的慶幸了。

    “嫂嫂,”季羽書道:“如今你醒了,那些個朝臣就更不敢整日胡說八道了。你不知道,這大半年,隴鄴的官員都被皇表兄整的可慘了?!?br />
    謝景行慢悠悠的看了他一眼:“多嘴?!?br />
    季羽書連忙噤聲。謝景行自打沈妙沉睡以來,除了對沈家人和初一十五兩個寶貝,對任何人都沒什么耐心,更別說插科打諢了。陰起人的手法更是一段比一段高。自然不敢招惹。

    “問完了就回去?!敝x景行冷眼旁觀著眾人嘰嘰喳喳:“今日天色晚了,不要擾朕的皇后休息?!?br />
    他把“朕的皇后”咬的很重。

    沈丘見狀就要擼袖子和謝景行打架,這半年來他們二人時常在后面交手,說是切磋,其實就是互相發泄不滿。沈丘心中不忿沈妙就是為了謝景行才睡不醒,當初若是沒跟謝景行多好。謝景行忿忿沈丘多管閑事,自家媳婦兒憑什么還要外人來管,大哥也不行。

    如今見沈妙一回來謝景行又在宣誓主權,沈丘心里就不爽了。

    卻聽羅雪雁道:“說的也不錯,嬌嬌方醒,咱們這七嘴八舌的問了許多,她也難免頭暈,還是讓她休息一陣子,反正來日方長,咱們慢慢說?!?br />
    沈妙其實還想聽大家說說這半年來的事情,不過一想也是,一時間也說不清楚,倒不如省著點慢慢說,反正有的是時間。

    眾人便商量散了,沈妙也回了寢屋。

    她先去梳洗,驚蟄幾個伺候著她沐浴,一邊伺候卻是一邊抹眼淚,淚眼汪汪的道:“夫……娘娘可算是醒了,奴婢們之前就想著,若是有一日能再服侍娘娘沐浴一次就好了,也不知上天肯不肯給這個機會。沒想到上天果真有好生之德,愿意再給奴婢們一次機會……娘娘,以后奴婢們要天天這樣伺候你……”

    沈妙倒是不知道沐浴一次,這些丫頭竟然如此泣不成聲,讓她哭笑不得。便也溫言軟語的反倒來哄這些丫頭們。心中深知自己沉睡半年,大多是讓這些丫頭們嚇著了。

    等擦拭干凈身子,絞干了頭發,沈妙披上衣服出去,讓奶娘把初一和十五抱過來。兩個孩子都被抱到床上,他們從前就經常被謝景行抱著親近沈妙,雖然沈妙從未醒過,兩個孩子對她的氣息卻一點兒也不陌生。便笑嘻嘻的看著她,好奇的伸出軟綿綿的小手去扣她的頭發。

    沈妙的一顆心都要被兩個孩子給泡花了。她伸出手指頭去逗孩子,因著是雙生兒,又都一樣活潑,平日里奶娘分不清,就給他們穿不同的衣服。初一穿著藍褂子,十五穿著紅褂子。

    初一一把抱住沈妙的手指頭,“咯咯咯”的笑起來。

    沈妙“噗嗤”一聲笑出來。

    謝景行剛從外面回來,就看著沈妙趴在床上,和兩個小家伙對視著笑的開懷。

    他走過來,鄙夷道:“睡了半年人睡傻了么?笑的好像傻瓜?!?br />
    “我看我的兒子?!鄙蛎畎姿谎郏骸昂湍阌惺裁搓P系?”

    “那也是我的兒子?!敝x景行挑眉:“沒我,你怎么生?”

    沈妙懶得搭理他,兀自和初一十五玩的歡快。謝景行脫下外袍,卻走過來,繞到她身后,伸手握著她的腰將她圈在懷里,道:“倆傻瓜小子,沒什么好看的?!?br />
    “你沒給他們取名字么?初一和十五這乳名也實在太隨意了?!鄙蛎畋г梗骸澳愫鷣y取

    沈妙抱怨:“你胡亂取的?”

    “誰說我胡亂取的?”謝景行道:“留著名字等你醒來取?!?br />
    “你就不怕我怎么都不醒來?”

    謝景行懶洋洋道:“那他們就叫謝初一,謝十五唄?!?br />
    沈妙:“……”

    床上的兩個小家伙也不知道是不是聽懂了謝景行的話,抗議的“呀呀”的叫起來。

    沈妙連忙伸手去哄,卻被謝景行攥著胳膊又拖回懷里,他道:“半年不見,你就不想我,這么冷淡?!?br />
    沈妙頓了片刻,突然回頭,掙開謝景行的懷抱站好,她雙手抱胸,似笑非笑的盯著謝景行。

    謝景行突然覺得脊背有些發麻。

    她道:“謝小候爺,你知道你干了什么嗎?”

    謝景行莫名:“干了什么?”

    沈妙冷冷一笑。

    ……

    夏日的花好,碟戲蜂飛,到處都是鳥語花香,街道上人流如織,駿馬疾馳過。小販們熱鬧的叫賣聲從城東傳到城西,處處都是喜氣洋洋的。

    沈妙穿著正黃色的長袖衣袍,上頭橫七豎八的繡了百花彩繡,這衣裳本就顏色鮮艷,再加上復雜的彩繡,便顯得冗雜,加上她滿頭金釵銀飾,妝容厚重,便顯得格外……蠢笨。

    周圍的人偶爾路過瞧上一眼,便也是些看笑話的神色。

    沈妙的目光有些茫然。

    她明明上一刻還在大涼的皇宮里,因為生產而奄奄一息,以為自己死了??墒窍乱豢?,卻又在這熱鬧的街道上。

    這街道她并不陌生,這是明齊定京的城中。

    這是怎么一回事?隴鄴到定京,定然不是一眨眼就能到達的。莫非她是在做夢么?

    可是沈妙曉得不是的,驚蟄和谷雨跟在后面,兩個丫鬟俱是小心的神色。沈妙看著自己身上的衣裳……她好像回到了很久之前,久到……她才剛剛開始迷戀上傅修宜?

    莫非之前以為的重來一世,才是真正的在做夢呢?黃粱一夢,哪個才是真實?哪個才是夢里?

    沈妙覺得有些頭暈,她伸手扶住額頭,谷雨見狀嚇了一跳,道:“姑娘可是哪里不舒服?”

    沈妙搖了搖頭,正要說話,卻見街角走過一個熟悉的人。那人身著破爛衣衫,手持拂塵,搖頭晃腦,也不知道嘴里在念著什么,神神叨叨的。沈妙卻是目光一亮,顧不得說話,就往那人身邊跑去。

    驚蟄和谷雨阻攔不及,只得跟上,眼睜睜的看著沈妙走到那人面前。

    “赤焰道長!”沈妙喊道。

    那怪道士轉過頭來,笑嘻嘻的模樣,果真是赤焰道長。

    赤焰道長見了她,很是驚奇的模樣,問:“夫人,你怎么到這里來了?”

    沈妙注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存書簽
法国剧丝袜情版H级在线电影_野花社区在线观看高清_精品视频在线观看免费_狼群视频在线观看免费